全國服務熱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00-801-866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商業計劃書融資秘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索一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估值是科學不是玄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融資商業計劃模版-商業計劃書范文案例-成都一捷企業管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 ● 2018-05-24 ● 152 人瀏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Q截圖20180524154347 - 副本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估值是個很嚴肅認真的事,要基于盈利可期。可以暫時不賺錢,但是要想清楚了怎么賺錢,并且從什么地方賺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過關于估值的一句笑話嗎?世界上最痛苦的事,不是你愛我我不愛你,而是你愛我卻還要砍我的估值。相信參與過股權投資的,應該都“砍”過別人,或者被人“砍”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常常會發生“砍估值”的現象呢?那是因為創業者用的估值邏輯往往不是符合商業邏輯的估值邏輯,而是用自己的奇特邏輯。給大家講個段子,筆者有一個路演群,有一位朋友曾經跳出來說,每經過一次路演的活動,你要給這個項目方帶來1倍的估值抬升,否則你的路演活動等于沒做。特別想問這位朋友一句,你這是拍賣?叫價?估值是一個很嚴肅的事情,并不是說我路演一次、營銷一次,就能漲一次價格,品牌價值也沒有漲這么快的。雖然這種個別朋友對估值的理解比較夸張,“超越”了一般常識,但的確有一些估值的怪象是在市場上真實存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估值怪象之一:創業企業“to VC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曾經在回答媒體提問時說:“如何讓互聯網企業避免成為資本奴隸這件事……我那次講話的原意是,現在很多創業公司創業熱潮很盛,但是相當一部分公司的模式并不是to B也不是to C,基本上是to VC,以拿到VC的錢為最終目標。因為它們忽略了一個初心,初心是要做出好的產品,贏得市場。產品做到資本市場是一個結果,而不是你的目標,所以我是這樣一個感慨,也沒有特別針對哪家企業。”這是周大炮開過的經典一炮,但他真的沒有特別針對哪家企業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to VC”嗎,很好理解,只要投資人覺得可以、覺得開心就好,是不是真的有價值,其實并不重要。所謂心有多大,舞臺就有多大。比如定個小目標,先融資一個億。這樣看還是王健林的小目標比較實在,先掙一個億!融一個億和掙一個億,這可是有本質上的區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有人說“to VC”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,這個鍋不能只讓創業者背,估值漲漲漲,大家你情我愿都開心,琴瑟和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姑且不論這是一個“先有雞還是先有蛋”的問題,總之“to VC”無疑是標準的怪象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估值怪象之二:別問我怎么賺錢,我先來告訴你怎么燒錢,燒著燒著就明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團可能是中國這幾年燒得最久,也是最出名的公司之一了,曾經每月至少虧出2億元。我們發現,太快的成功會讓人執拗于那個讓它一飛沖天的商業模式,而在以后的經營中排斥別的商業模式。美團在千團大戰中靠燒錢補貼活到了最后,所以后來在O2O領域完全承襲了燒錢補貼的模式,在外賣、酒店、旅游、電影領域一路燒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拿外賣來說,同時競爭的餓了么和百度外賣,燒的錢多用在了建設物流體系上,也比美團更快地提高了配送價格。網上曾經廣為流傳的一張圖片——午飯時間,在美團樓下等著送餐的是餓了么和百度外賣的紅藍送餐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Q截圖20180524155110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即便是其他公司的配送費比美團貴了一倍還多,但為了能節約時間成本,多花幾塊錢總比餓肚子強,用戶的胃自然做出了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百度外賣和餓了么,都極為看重物流體系的建設。根據公開報道,餓了么在2015年6.3億美元的投資中,有很大一部分是投在物流方面;而百度外賣更是做了同城物流,包括餐廳、超市購、藥品等,已經基本滿足了限時服務的需求。當其他競爭對手不再靠補貼也能獲得更多用戶時,美團僅靠補貼這一招,也就危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技術派的華爾街可不怎么認“中國制造”的市夢率,華爾街的估值可真是要硬碰硬地拿凈利潤來算。新美大合并前,王興一行人去華爾街路演融資。那次華爾街之行,走之前也不知道美團怎么想的,竟然愣是把用戶數量的增長曲線陡然地畫成了俊美的珠穆朗瑪峰,兀得一下平地而起。殊不知這次華爾街根本不關心用戶曲線是平、是陡,是累積的還是暴漲的,人家這次特別關心的是利潤曲線。結果大家都知道了,美團在華爾街一戰中功敗垂成,而這也成了新美大合并的導火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兩年,燒錢燒到燒不動的獨角獸們都喜歡用合并來化解估值再也漲不上去,且融不到資的尷尬,這成了前兩年股權投資市場一道奇特的風景線。美團和大眾點評合并,攜程和去哪兒合并,58同城和趕集網合并,滴滴和Uber合并,這跟就不了業就去考研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團和大眾點評合并后,也來了一招“生態化反”,通過自營加投資布局了一整條生態鏈上的企業,從最上游的進貨方、到中間的餐飲企業管理工具、再到最后的外送,等等,業務整合、系統打通,另外還成立了一個響應趨勢的“互聯網+大學”,作為內部人才的蓄水池,用知識累積輸出為合作的生態企業及合作商戶“輸血”,促進“生態化反”發展,從而形成閉環效應。新美大的基礎設施看起來越做越龐大,站在一個巨大的生態鏈上指點江山,這個故事似曾相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態不是簡單的電路板,不是連一連通上電就可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管怎么說,獨角獸們的合并暫時化解了估值的尷尬,有的獨角獸卻越跑越偏。愛屋吉屋在2014年6月到2015年11月的16個月里,獲得了5輪3.5億美元的投資,成為媒體口中僅僅成立230多天就速成的超級“獨角獸”。前兩年有陣子滿大街都是它們家的廣告,資本的瘋狂砸錢正是它有恃無恐燒錢的底氣。對了,提到廣告,這些年不只是電視廣告,還有戶外廣告、網絡廣告等各種廣告的客戶每年都會換一撥,換的還都是同一種類型的客戶,因為資本每年都會換一個投資偏好。按廣告界朋友的話說,他們根本不擔心市場不好,因為流水的客戶一批又一批,但雷打不動的規律是創業項目融資后必會來打廣告,樹品牌引流量。先不論這錢花得值不值,先混個臉熟是關鍵,并且把廣告合同拿回去給投資人看看,最起碼能一眼看清錢燒在了哪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大家已經不怎么看到愛屋吉屋的廣告了吧?因為它們陷入了業界質疑和內部危機的雙重困境。這個結果當然很容易想到,傳統巨頭的市場地位實在難以撼動,而在房地產這個低頻次、高交易額的消費領域里,用戶的忠誠度難以提高,更不要提政策的巨大影響,新人進場必然是困難重重。品牌的街知巷聞帶不來高成交量,對老百姓來說還是少付點交易傭金最實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典型例子還有愛鮮蜂,愛鮮蜂在2015年以1年的時間急速地走完了易果生鮮10年走過的路。劇本都是一樣的,愛鮮蜂也走上了燒錢燒不動后裁員、裁業務的不歸路,2016年快結束的時候新美大用一針強心劑把愛鮮蜂挽救了回來,但至此是死是活,還不好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Q截圖20180524155306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什么最火?共享經濟,對吧?滴滴的新聞還熱著呢,單車的話題又長期占據頭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火中之火的摩拜CEO王曉峰還是挺實在的一個人,他提出的讓投資人墊錢來燒出盈利模式的說法紅透了資本圈。2016年,王曉峰曾經在回答媒體關于“是否摩拜已經想出了盈利模式”的時候是這么表現的:王曉峰一邊輕輕搖頭,一邊笑著說:“如果我有30%的利潤率,為什么要找投資者?為什么讓他們來跟我們一起分錢?我們之所以還在不停地找投資者,就是因為還沒有清晰的盈利模式,希望別人給我錢,讓我活下去,讓我們繼續發展,讓我們跑得比別人快,然后一起找盈利模式。所以說到創業項目,現在談盈利還太早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投資者被人大大方方地說人傻錢多,做何感想。不過王曉峰這個人的“實在勁兒”招人喜歡,他也說出了有些人沒有勇氣說出來的話,道出了“心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肯定有人會說,你怎么知道他們不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也有一個朋友說過一個段子。某著名投資機構的創始人,專投最火的項目,和他認識的一個企業創始人說,兄弟,放棄這些掙錢的小生意吧,以你的團隊和技術,按我說的路子來,先別考慮盈利,先把不賺錢但最能跑馬圈地的產品做出來。但這位創始人比較傳統,想不通這里面的邏輯,客氣地婉拒了對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這只是個“段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僅從3月31日到4月10日,才10天時間,共享充電寶的市場融資總金額就逼近人民幣3億元,這個數字是根據媒體報道的公開數據統計的。項目方最終是不是真的收到了這么多錢不可考證,但的確有一批大佬真真正正地成了共享充電寶項目的股東,而且陸續不斷有新手投資者進場。這些大佬毋庸置疑都是有巨無霸型的成功案例在手,在他們手上投出了滴滴,也投出了摩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佬們進場自然有其投資的高超策略,但是共享充電寶本身真是讓人想不通。充電寶這種明顯是過渡性的產品,隨著電池技術的變革升級,無線充電的場景一旦實現,共享充電寶現在積累的些微用戶數據瞬間就將不復存在。更別提因為進場門檻低而導致的惡性競爭,這對社會價值的浪費遠大于創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Q截圖20180524155434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送外號“來電哥”的袁炳松曾經感嘆,自從帶著來電科技到了北京,才發現投資套路超出了想象:“我說我就需要5000萬元,投資人告訴我這個事情5000萬元根本打不住,這是一個資本大戰,是個資本驅動型市場,要盡可能地拿更多的錢,資本愿意花錢來買搶占市場規模的時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2016年我們制定的目標是百城萬點,這種情況下我是可以掙到錢的,但現在行業突然起風了,更多的玩家涌了進來,資本跟我說這目標定得太低了,于是我們現在的目標改成了百城十萬點,2019年上半年達到百城百萬點,先跑馬圈地擴大規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拿了錢,袁炳松就要兌現融資時談好的條件。在深圳的時候可以扎馬步練功夫,到了北京套路全變了,節奏如脫韁的野馬,全速跑、加速跑、火箭速度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對于袁炳松來說,要是跑到中途不想續不了命,拿美金會更容易,人民幣基金一是資金量有限,二是要求高,美金則相對寬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來電哥的身上,投資“套路”一覽無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共享經濟的“戰國時代”,點不在小,共享就行。火燒連云,無往不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不是所有燒錢不賺錢的公司都不是好公司,比如京東。劉強東說過,京東要想賺錢很容易,少發期權、少交社保、少投資,但我們不能對不起兄弟、對不起國家,也不能不投資,當有一天我們“占領”全國的時候,我們就開始賺錢,京東要做國民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這是什么時候的事了?是劉強東在2015年京東年會上提出的。而到了2016年劉強東說的是希望京東有一天成為“世界的京東”,成為“為社會創造最大價值的企業”。今天已經沒有人再把京東當成是只會燒錢的公司了,京東儼然成了電商領域唯一能和淘寶在一個維度“打打架”的公司。京東算是一個高維企業,后面我們會提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了,不對啊,誰說共享經濟不賺錢,你知道共享單車收了多少押金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博CEO王高飛的微博號是“來去之間”,這個號曾經發過一個微博來評價共享雨傘,在網絡上盛傳已久。“來去之間”認為,3萬把共享雨傘,每把押金19元,每用30分鐘收5毛錢,雖然投放了沒幾天,就全部被人拿回家,但這應該是一段經典的營銷案例,必將載入中國的銷售史冊。原因很簡單,本來只賣9.9元一把的傘賣了19元,幾天時間就賣了3萬把,最主要的還是無人銷售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這種方法來推算,這怎么能不賺錢呢?這分明很賺錢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許在共享中累積了市場數據,或許在共享中打通了新金融的“任督二脈”,但這種單純基于“商業模式的創業”實質卻付出了不可忽視的代價,這種基于人口紅利的左兜倒右兜模式,并沒有提升產業真正的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估值不是上下嘴皮子一碰說出來就算,而是投資人即便和創業者發展到了風花雪月、要發生化學反應的時候,還必須理智地為所管理的LP的錢負責任地說句“談感情傷錢”,然后該用什么估值方法,就得用什么估值方法。PE法、PB法、PS法、DCF法等,真的不是為了投資人的嘴皮子而造出來的估值方法,每一種方法里面都是有嚴密的商業基本原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限合伙制(LimitedPartnership,LP),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組織形式,出資但不參與投資。通稱的投資人,一般是指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普通合伙人(General Partner,GP),是管理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投資機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年估值怪象太多,我們也太有感觸,不知不覺就多說了幾句。總結一下,估值是個很嚴肅認真的事,先燒錢再耍人不過得逞了一時。這些企業寫了很好的商業計劃書,扛過了盡職調查,拿到了融資,但卻看不到賺錢的終點,為社會是否創造了價值,明白人心里都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之,估值是科學不是玄學,要基于盈利可期。可以暫時不賺錢,但是要想清楚了怎么賺錢,并且從什么地方賺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轉載自:THINKTANK新智囊,如有侵權,請聯系刪除。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已經是第一篇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   15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5-2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   14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2-1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   13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2-1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400-801-866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捷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捷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7成都一捷企業管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 蜀ICP備15006610號-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線溝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00-801-866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